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全球通2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全球通2 > 正文

全球通2 渔船浓烟滚滚六船员挥衣呼救 弃船跳海前获救

2017-11-22 15:07:45作者:郭圆 浏览次数:85204次
摘要:摘自全球通2众人纷纷叫道,那经纪人面露几分尴尬之色,一边驱赶群众后退,一边说道:“我不是潇潇的经纪人,是小咩的。”左非白想了想,说道:“我看过他的资料了,他在三藩市明面上最大的产业,应该是豪森赌场了,如果我去毫无节制的赢钱,你猜他会不会现身?”“是,老板。”

“不必。”左非白道:“我还没搞清楚,这种攻击性的气场从何而来,我准备,去太平山顶居高临下看看情况。”全球通2几人对视一眼,纷纷点头:“知道知道,合葬坟很少,很好找的,而且知道是清末的,我们知道在哪一片地界,跟我们来吧!”“等等,还有一件事情……”刺猬问道:“听陈禹说,你也是个很厉害的风水师?”

  浙闽交界海域,一艘渔船浓烟滚滚,船员只能靠挥衣呼救

  附近的台州渔船果断出手,迎着大风大浪艰难施救

  弃船跳海前,六船员幸运获救

  本报记者 陈栋

  昨天早上7点半,浙江台州市椒江区华东水产品市场码头,浙台渔运32095缓缓靠在了码头。

  6名来自福建和温州的船员从船上下来,紧紧握住罗永林的手,一次又一次道谢――这些船员刚刚遭遇了生死时刻。如果不是罗师傅他们出手相助,他们很可能回不来了。

  11月20日下午3点半,在东海浙江和福建交界北关岛以东10海里左右海域,一艘货船突然起火。

  危急时刻,开着渔运船经过的罗永林施于援手,将失火船只上的6名船员全部救过来,并护送他们安全回到陆地。

  11月的东海海面,海风像刀片一样,割在脸上,生疼。罗永林一刻都不舍得清闲,在海上忙碌着做海货生意――他驾驶的浙台渔运32095船是一艘渔运船。丰收季,他就将海鲜从海上的渔船收购过来,送往附近的陆上转给下家。

  11月20日下午3点半,罗永林刚把一船的海鲜运走,正准备往舟山方向开去,远远看见前方有一艘船似乎在冒黑烟。

  “快靠过去看看怎么回事!”罗永林指示船员往出事船只靠去。

  距离越来越近,罗永林确认是那艘船发生火灾了,“我看船上写着浙温运通8号,是一艘货船。火势似乎蔓延很快,船上浓烟滚滚,有船员在船沿上拼命挥舞着衣服,不停呼救,情况很危急。”

  事发当天,受北方寒潮南下的影响,海面上刮着七八级大风,呼呼的海风加速了失火船只的火势蔓延速度。如果不及时救助,大火很快会吞噬整条船。到时,船员就只能跳海求生,“当时的风浪很大,水温也非常低。如果对方船只船员落海,要再救回就难了。”

  时间紧迫!罗永林赶忙聚集船员施救。但汹涌的海浪将船抛上去拉下来,晃荡得非常厉害――人要站稳都困难,何况施救。

  “尽可能靠近,找一个好的位置把船固定住。”罗永林说,如果平时天气好,两艘船要靠近,这不远的路程用不了10分钟。但那天大风大浪,他安排了水平最好的船员掌舵,也花了半小时才靠近去,艰难地固定在失火船只的边上。

  罗永林喊着:“过来,把手递给我们,我们拉你们过来!”

  两船已经差不多挨在了一起,但一直晃荡的甲板上上下下,要把对面船只的人拉过来,也不容易。罗永林他们管不了那么多,拉着绳子扶着船沿,努力将身子和手伸过去。

  “快抓住,抓紧,小心……”罗永林一边尝试拉人,一边不断给对面船员打气和提醒。

  多次努力下,罗永林终于拉到一个人的手,借着一个海浪上抛的力道,一把将那名船员拉了过来。

  “下一个……”

  终于,失火船只的6名船员全部安全转移到罗永林的船上。罗永林赶忙将这些受了惊吓和风寒的船员带到船舱里,给他们泡上一杯热茶。

  刘清龙是获救者中的一员。

  刘清龙说,船只起火的时候,他真的非常惊慌,看到有船靠过来,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。获救后,吃到了热菜热饭,当时就感觉像回到了家里一般温暖。刘清龙说:“有太多感谢的话,我说不出来,我只能反复跟他们说谢谢。”

  黄春生是出事货船的大副。他说,出事的船陪他们“南征北战”很多年了。11月19日下午,他们运一批货到福建福安,然后往温州开。谁曾想,开到半路,船只突然冒烟起火,蔓延得非常快,根本来不及扑救,“船的起火点是在船中央的大厅里。这是一艘老船,我们分析是里面有电线老化引起火灾的。”对于罗永林和他的船员们,黄春生也是感激不尽。

  面对对方反复的感谢和称赞,罗永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安全把他们送上岸,我就放心了。其实碰到这事情,不管是谁,肯定都会去救的。”

左非白吃了一惊,喝道:“什么人?”“喂,快放了我!”柱子叫道。停云道:“师兄……算了,别说了。”

“好了,你自己小心,本座继续休息了。”左非白点头,由衷道:“管先生,多谢您!”“呼呼……”巨大的气流冲击波,将周围空气荡出一圈圈的涟漪,炸在了绿皮装甲车前方的土地之上!。

萧金水一喜,抱拳道:“好,那么咱们三日后再见了,三日之后,佛光必现!”“队长,我发现了目标人物,他在向码头方向逃跑!”那队安保人员急忙通过对讲向队长汇报。左非白这一桌是主位,除了左非白和欧阳诗诗,还有欧阳德与王珍,左非白这边的亲戚则只有弟弟白翔。

“一缕元神?原来如此……”“怎么可能认错??还好帮师傅,让那小子知道厉害!”“更重要的是,遇到了你,我才明白了生活可以有很多意义,不过,可惜的是??你眼里只有你的女神诗诗啊。”

“这小子真敢出来!”左非白明白,这只是苏六爷的一个借口,他可以看出,苏六爷应该是有求于他,所以才会故意刁难他们。

左非白看到他这个表情,没来由心中一紧,内力行向左手之上的金刚菩提手串,以防不测。这身衣服,左非白穿了十年,如今再换上,还是感觉很合身,也很舒服。

这里有旅游景点,所以也有游人以及停车场、游客中心等设备。“你想知道?”明三秋看了洪浩一眼。